阅读历史 |

第六章 屠夫的考验(1 / 2)

加入书签

昨天夜晚,江流接到花疏影传书,邀江流入府一叙。

一大早,江流梳洗完,上街上买得味之轩的两盒绿豆糕,两盒红豆糕,再随便吃点米粉年糕之类的,喝完一壶茶,差不多日上两竿的时候来到花府。

江流向门子递了回帖,由一个青衣小厮领进门来。只见着高门大院,豪门似海。一进

门就一堵高墙,转过来,一片亭台水榭,姹紫嫣红。好不热闹。左转右转,右转左转,大

约是一盏茶的功夫,那青衣小厮将江流带到一门前:“公子请了,小姐就在里间等着呢,

小安就不陪您进去了。”说完就做了个请进的手势。

江流高兴的跟小安道谢,跨过月亮门,向里而行。过一道月亮门,又过一道月亮门,

眼前霍然开朗,是一开阔的校场,里面一边是一排木架的射箭靶,一边是兵器架。里面刀

枪剑戟,一十八般武器一应俱全。

江流心道:这花小姐约在校场,难道是要比武,怎的不见人影。江流绕着校场走了一

圈,还是不见人影,心底越发的忐忑,沿墙角根有道小木门,里面隐约有声响,江流推门

进来,里面亮趟趟,有人在烧火,几块大石头支撑着一口大锅,下面堆满木头。火烧的正

旺,劈劈啪啪一阵。锅里的水满满的,还没开,也不见烧火的人。

边上的树皮斑驳的老槐树底下有一老头,一头花白的头发,随风乱散。老头的左前方一致排开的六七把刀,他手上还拿着一把杀猪用的点心刀,在磨刀石上磨。“狗蛋怎么还没来,这水都要开了,”

老头斜看一眼江流,“懒驴屎尿多”老头边上有一条小柴犬,一会蹲一边看老头磨刀,一会

又凑过去闻闻磨刀石的味道,一会又跑过来闻闻江流的裤脚。没有一刻停的时候。

江流好不尴尬,心想这花疏影是故意的,还是怎的,还是那青衣小厮带错了地方,好

不容易碰到一个人,却是只顾磨刀,烧火。这花府好不奇怪啊。老头自顾自的磨刀,偶尔就嘟哝一下狗蛋的事情,一时只有小柴犬跑来跑去。想要找个人问问花疏影的住处,又担心贸然说出这件事情影响人家的声誉。这时,烧在锅里的水开始冒泡,开始还是一点一点冒泡,很快,泡泡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