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七章 天下镖局(1 / 2)

加入书签

花府,晚饭之后一家人坐在小偏厅里喝茶。今日老镖头多吃了半碗饭,小姐前天晚上从天牢里回家来。至从老镖头身体不好,小姐从师门回来挑起大梁,家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。下人们都是兴高采烈的,走路带风。

“这江流是个不错的孩子,真心不错,今天杀猪给我打下手,很卖力。我都想把这手艺传给他了。”

“爹爹什么时候见着江流啦?”花疏影满脸不解地问道。

“我今天借了你的名头把他约到府里来见了个面,顺便杀了头猪,让他帮忙打打下手。”

“都几十岁的人了,身体又不好,怎么还这个德性。我看你就杀一辈子猪。”花夫人不满道。

“本来就是个杀猪的,这个才是老本行,你以为江湖人称呼我为屠夫是因为我杀人多吗,不是地,我本来就是个杀猪的人,当年是你爹爹看上我传了我武功,又把这天下镖局传给了我,本质上我还是个屠夫。”

“我看你这一辈就改不了,好好的日子不过,杀什么猪。”花夫人愤愤不已。

“当年你都不嫌弃我杀猪呢,这会道又嫌弃。”

“谁个嫌弃你了,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,要杀猪找别人动手就好了,干嘛还要自己动手。”

“我不是找了江流打下手吗,如今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见了。”花老镖头对着花疏影道。

“月狸师兄也说江流是个练武的奇才,那年我们在雁来镇碰面的时候他还不会武功呢,如今大闹无双城,武功不可小觑了。”江疏影幽幽的说。

“这等武学奇才,你可不要错过了,这天下镖局以后终究是要交到你的手上的,难得的是这江流我看他还是重情义之人,你要好好笼络住了。”

父女两人说些江湖往事,提及以前花老镖头不禁唏嘘。花夫人没了兴趣“都说了几百遍了,你们爷俩烦不烦人。”华夫人退出偏厅休息去了。一朵乌云无声的遮住了月亮,偏厅里暗了下来,老镖头的声音更加的低沉。以前的往事老镖头给花无影说过很多回了,这次也跟往常一样,说到差不多月上中天。

第三天谷大用悄悄地将五人叫到自己在京城的宅子里,吩咐道:“陛下子嗣艰难,其中的艰险想必不用我细说,所以此事必定不能走漏了风声。帝三子出宫这事没有人知道。你们天下镖局这次干系重大,不能出纰漏。”

花疏影忧心忡忡“带帝三子去双月庵路途遥远,每天风餐露宿的,千金之躯怎么受得了。”

谷大用哈哈一笑:“这个你就放心了,娘娘说了,出门之后就是花姑娘您做主了,陛下当年进京时也不过一十三岁,那时的艰险江湖中都是津津乐道的,春风楼楼主荆薄暮以掌中化雨剑千里走单骑,孤身护主。如今帝三子虽然年少,也要经历风浪。”

“有公公这句话,天下镖局就放心了。”花疏影道。

“这公公给的断情之蛊可有其它的反应,这几日睡眠不去好。”琇莹道。

“只要两位不引发这蛊虫就没有不适的地方,这撕心情长决要多多修炼才能熟练掌握。”谷大用道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