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十一章 一生一代一双人(1 / 2)

加入书签

话说这榜爷被状元郎的《玉树后庭花》引动体内的****,以前许下的誓言全都忘记了。想这榜爷从乌龙山,到歇凉岗无不是因为犯了淫戒,被人追的如同丧家之犬。后来就许下誓言,以后只劫财不戒色,如果再犯,就断了子孙根。这些年在这小竹林,小心谨慎,日子也过得还逍遥的很。

如今****动,急不可待。连夜就点起烛火,要拜堂入洞房。席间江流化作的月狸模样,换了女装,惊艳了一屋的山贼,只听那满堂寂静,唯独听到吞咽口水声一直不停。江流怒火中烧,今晚这一屋的****一个都不能放过。

“大王艳福无边,今日方知天下还有这等侠女,往日都是白活了呀。”周俊材惋惜道。

那红衣的倪修闲见了状元郎如今的模样也是知道往后休提了。拱手对榜爷道;

“今日大王大喜,奴家歌一曲《玉堂春》为大王贺。”

“好,好,好。”二黑一个劲地拍手。“大王,这倪姑娘的歌舞在京城那是一绝啊,往日五百两银子都不一定能听的到。”

“好,今日就听一听姑娘的妙音。”榜爷色迷迷的道。

倪姑娘拿出琵琶,这半山上的鹿鸣山庄,隐在竹林深处,灯火通明。突然就像银瓶裂开,水银泻地。

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浆向蓝桥易乞,药城碧海难奔。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

倪姑娘唱完,大哭。可惜那状元郎装作听不见。

“好,倪姑娘果然不凡,这首玉堂春真是闻者伤心,听者流泪啊。”二黑拍手道。

“好,倪姑娘,既然你这般有才华,状元郎又不待见于你,不如从了我,在这里锦衣玉食好不快活。”榜爷招来几个手下“带倪姑娘去跟衣,一会拜堂。”几个小贼硬拉扯着红衣女郎离席。

“周郎,你好狠的心,周郎,周郎,想当初你落魄时,奴家接济于你,你今日怎可忘恩负义。周郎。”红衣女郎苦苦哀求。

“滚,滚,滚。”状元郎满脸的不耐。

江流听着周俊材的言语,也是一脸的鄙视。那状元郎好似知道江流的心思,老脸一红。

“我晓得你鄙视我,但是你不知道我的苦楚,任谁整天有一个人在你耳边唠叨,周郎,你可记得当初你落魄时,是谁接济于你。逢人就说,周郎当年奴带你参加诗会你可是一鸣惊人啊。”

“再怎么说,倪姑娘对你也是一片真心。爱你至深。”江流怒道。

“那又怎样,我是陛下钦点的状元,我才华横溢,没有她我照样名满天下。”

“那你该记得倪姑娘当初接济于你啊。”

“我替她赎身,供她锦衣玉食,还准备娶她,你还待怎样呢,她整日全天下唠叨,可有想过我的感受。”

“真乃天底下第一负心之人。”江流恨恨地道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